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神话故事

民间故事之隐身帽

2019-04-17 11:24:42

很久以前的一个大年三十,一个衣衫褴褛的孩子瑟缩着身子在大街上走着,他是这个

镇上王财主家的羊倌,因长得又瘦又小,人们都叫他小点。

小点放了一年羊,这天王财主给他也放了工。但是经王财主七算八算后挣得的两文钱

,现在还拿不到,叫什么制约金,等过了年到王家再上工时才能给。

小点两手空空地回了家,无精打彩地钻进了8面漏风的破草屋。在有钱人家庆祝新年

的洋洋喜气中,他不禁想起了父母。他们很疼爱他,刚刚懂事就让他在村里私塾读书,谁

知还没读上一年灾害就降临到了他们家。那年发大水,他的父亲被县官征召去堵决口,就

再没有回来;家中的2亩薄田也被王财主以交河渠费为由霸占了。他的母亲找官府理论,

被判了个诬陷,一气之下投河自尽了。从此小点就过着乞讨流浪的生活。等他渐渐长大了

,就被王财主叫去当了羊倌。

他又饥又冷的度过了漫长的一天。到了晚上,冷得再也没法忍耐了,因而悄悄跑到王

财主家场院,见四外没人,扛了一捆柴禾就走,可没走出几步,闪出一个人影,一把手抓

住了他。这个人是王家的保镖李2。小点胆怯的望着这凶神恶煞般的李2,慌忙求饶:“

李叔,放了我吧。”李2狡猾的一笑:“说得轻巧,走!”小点被抓到了李2的住处。李二用

大手使劲儿1提,小点的两腿就离了地,然后被扔到了炕上。李二说:“放了你可以,不

过你得每晚给我捶背洗脚。”小点不敢说半个“不”字,立即就给李二捶背,捶完背就端洗脚

水,一直忙活到午夜接财神的时间。这时,李二乜斜着眼睛对小点说:“走吧,明晚再来

。”小点怯怯地恳求说:“叔,我还饿……”李二舒服的伸伸腰,打个哈欠,指了指外屋的猪

食锅,“吃顿去吧!”

小点吃了一顿猪食,然后扛了一捆柴禾,回到了家里。这时候鞭炮声又响了,小点明

白,这是有钱人家接财神的炮声。他望了望流光异彩的天空,心想,有钱的人接财神,人

家就发财;穷人家接财神,结果还是受穷。他想来想去,干脆他不接财神,他要接穷神。

怎样接呢?要是接财神,桌上得摆上鱼肉、鲜果,烧香点蜡烛,他做不到。他把家中唯一

的1张三条腿的破桌子摆在了门前,捡了几个土块算是供品摆上,拿来一束干柴点着了算

是香,把一串蓖麻籽点着了算是蜡烛。然后,学着接财神的模样在旁边跪下祷告着:“人

家年三十夜都接财神,我小点是地地道道的穷人,今天我就接穷神,穷神爷你上我家来吧

,我小点不怕穷,不求别的,就图保佑我吧!”

说也奇怪,据说年三十夜里是各路神仙下凡的日子。当然,穷神也在其中,不过没有

一家接穷神的,穷神只是随着走走而已。所以当众多的神仙走过来时,恰恰今年就遇着这

么一个接穷神的。穷神觉得奇怪,喃喃自语说:“还有接我的,好!接我就到。”

穷神走进荒疏破落的小院,瞅瞅这奇特的供品,又瞅瞅穷孩子的虔诚膜拜,会心肠笑

了。自己终竟是穷神,世上各类神仙都有庙,惟独穷神没有庙,连个栖身的地方都没有,

现在这穷孩子来接我,我给他什么礼品呢?心里一阵酸楚,就把头上的1顶又旧又破的帽

子摘下来,趁着小点磕头的当儿,把帽子往桌子上一放,卷起了一阵风离开了。

小点磕完头,见晃悠悠的蓖麻灯下的供桌上多了一顶帽子。他很吃惊又很激动,用颤

抖的双手拿起帽子,仔细一看令他有些可笑。这不是一顶普通的帽子,而是一顶穷人发丧

人戴的孝帽,又破又旧,看看帽里子,上面写有一首打油诗:“此乃隐身帽,玄机妙妙妙

,遇到困难时,快把穷神叫。”

小点一看是传说中的隐身帽,心里不由得一阵高兴。他开始证实一下这是否是真的。

他把帽子往头上一戴,大步流星地走到保镖李2的住处,见李二正坐在热炕头上喝酒吃饺

子。小点坐到了炕上,李二却没有发现他。他悄声退出屋外,然后摘下帽子,往怀里1揣

>,闯进屋里说:“叔叔,给个饺子吃吧。”

李二正喝得面红耳赤,一见来的是小点,大声骂起来:“小放羊的,别他妈的蹬着鼻

子上脸,快给我滚,要吃,有猪食——还得别让王财主看见。”

小点1笑,扮了个鬼脸走了。

小点绕过场院,径直向王财主的宅院走来。宅院的门楼上红灯高挂,彩帘缦卷。院子

两边站着虎视眈眈的护院,小点大摇大摆地走过,直奔上房,他们却见不到他。

上房屋里,王财主同他的老婆刁氏、儿子胖墩儿正在吃年夜饭。几个奴婢垂手侍侯。

小点不管三七二十一,上前抓起炒菜和饺子就大吃大嚼起来。王财主见盘中的饭菜一个劲

儿的少。心中嘀咕:难道是自己的眼睛花了。他拿手帕擦了擦小绿豆眼,用筷子指着儿子

胖墩对刁氏说:“这孩子纯粹是个吃材,光长粗不长高,今天午夜的规矩,你当娘的在星

星下头给他从脑袋上拔一拔,让他也往高里窜窜。”

刁氏一听,气不从一处来,指着王财主的鼻梁就骂:“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从我嫁

给你,你就是3块豆腐高,俗话说,虾蟆没毛随根种,还不跟你一个样。” 刁氏说到这儿

,见胖墩儿眼前的菜已吃光了,向奴婢嚷道:“站着干什么,还不给少爷上菜。”王财主

越听越生气:“你就让他吃吧,到头来脑满肠肥,我像他这么大有十个心眼儿,他连一个

也没有!”

小点吃的已鼓起了肚皮,索性嚼了一口炒菜,看准喋喋不休的王财主“呸”的一口,

不偏不倚喷了王财主一个大花脸。王财主以为儿子胖墩在撒野报复,一下子怒火中烧,抬

起身一个耳光朝胖墩扇来。胖墩挨了打“哇”的一声小驴般的叫起来。刁氏见状,叉开五指

,“啪啪”连打了王财主几个耳光。小点见三口人又打又闹又哭又叫,兴冲冲地回家了。

第二天是大年初一,小点把隐身帽一戴,又去了王财主家。

王财主家前来拜年的人络绎不绝。一阵迎来送往以后王财主叫上保镳李2直奔县城,

给他的大舅子——现今县长刁得财拜年。

小点来到后房,从柜子里拿出一套合身的衣裤穿了,又换

上了一双新鞋,然后直奔帐

房。帐房  先生不在,他打开钱柜,装了满满一袋金银财宝,拿出九牛二虎的力气出了

财主家,直奔那些穷叔叔穷大爷家拜年。

每走一家就放下一些钱,不知走了多少家,最后来到了1座早就断了香火的破庙,同

1帮过去在一起要过饭的小火伴过年。大家买来鸡鸭鱼肉饱餐了一顿以后,小点把剩下的

钱都分给了他们,让他们离开这里,回家过日子去。

却说保镖李二随王财主给县长拜年回来,已喝得醉醺醺,往炕上1扎就要睡过去。

正在这时候,一个奴才招呼他:“李保镖,老爷喊你,快点儿!”李2唠叨说:“这时候了

,还有事,真是的……”说着到了王财主屋里。见王财主坐在太师椅上,神情懊丧地说:“

帐房的钱让人偷了。丢的这些钱少说也得买一百亩地,里屋还丢了衣服……”

李2一听,酒醒了大半,抠抠脑皮说:“老爷,赶快报官哪!”王财主说:“说得轻巧,

别看知县是我大舅子,少说也得一百两。”

李二问:“老爷,该<

浅谈治好癫痫要多少钱
宿迁最好的治疗妇科医院
孩童牛皮癣如何治疗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