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神话故事

谈文学文献学的简略框架

2019-04-15 18:32:03

中国文学发展的历史悠久以及连绵不断的特性是任何一个国家或民族都不能与之相比的。在上古时期,也就是公元三世纪之前,中国文学的整体框架已渐渐的发展的成形了,文学的各种体裁都在这个时期酝酿并且逐渐成形。甲骨卜辞便是散文文体的雏形。以及后来的《左传》、《国语》、《战国策》、《史记》等历史散文的形成。还有诸子百家的说理散文的逐渐成熟。再到后来的西汉、东汉的散文,散文便真正的成熟了。诗歌则可以追溯到《诗经》、《楚辞》和乐府诗。当时的艺术表现手法包括诗歌的比喻,意味等修辞以及意象的使用已经非常成熟。小说这类文体相对散文和诗歌的成熟和繁盛,就显的似乎不足了,但也可以追溯到神话传说。面对如此繁华的文学景象,固然对于文学创作的研究也就随之而兴起。根据研究角度的不同,则可以分为理论原理的研究与文学批评的研究。但在中国古代这两种研究的划分界限并不是很明显,因此我们就没有必要把这些研究的文献区分为文学理论(原理)文献和文学批评文献。同时也是基于能力的有限,尚不做此区分,便笼统的称之为文学文献学。并且沿着中国文学史研究经常使用的三古划分方法,把这门学问进行简单梳理之后做一个简略的框架。

一.上古期:先秦秦汉时期

在先秦秦汉时期,有一个很大的特点就是文学形态是浑沌的,模糊不清的。很明显的,文史哲不分,在这时候,文学文献很大一部分应当来源于史。像约写成于战国时的《左传》,它虽是一部以记事为主的史书,但它却是作为先秦文学研究的重要文献。这就在于它不仅仅是在记事,写史,它还站在儒家思想的角度对之进行评价,这就超出了史学意义。更为可“贵”的是其文中还用了大量的篇幅记录了《诗经》流传过程中“赋诗言志”,而且还记录了当时人们对于《诗经》的艺术形式以及其他文化艺术形式的看法。这对于后人对《诗经》的研究,包括了思想和艺术情势的研究,有重要的意义。和《左传》相类似的还有两汉时期的《公羊传》、《谷梁传》等,它们同时作为对《年龄》的注释,对文学研究也有一定的价值。

到了两汉时期,在史书方面最重要的文献是《史记》和《汉书》及《后汉书》。

《史记》是一部纪传体的通史,它对于文学最重要的价值在于它首创了传记文学。它的七十列传。还有重要的是在这七十列传中,有些直接就有文学史料研究价值。像《孔子世家》、《老子韩非列传》、《屈原贾生列传》等直接为后来文学史研究提供了更真实的资料。

《汉书》中对于文学文献的价值在于它继承与发展了《史记》中的传记文学。像著名的《司马相如传》、《司马迁传》、《贾谊传》等。另外,它还有自己不同于《史记》的独特贡献。其中的《艺文志》应该是第一部真正讨论中国古代早期文学发展的著作,所以具有很重要的价值。《后汉书》更是继承了《汉书》关于文学发展论的传统。对后来的史书都更多的关注文学有很重要的意义。

另外,除史书作为文献研究的对象外,经类的更早的像《周易》、《诗经》、《论语》等。《周易》更多的是在论及卦象方面,所以它应当更属于美学范畴。但美学一直被视为是作为文学创作过程中的出发点或原则。因此,《周易》被视为最早的对于文学创作思想和原则的重要文献之一。《诗经》中涉及到了大量的文献资料。具有重要的理论意义。《论语》应当说是先秦时期文献研究最重要的文献资料。在《论语》中,触及了很多关于诗歌创作与鉴赏的原则与理论。并强调了文学的社会功能。文学对于道德、伦理观念的宣传,以及对于思想的传播。而且,也对《诗经》分别从内容和形式两方面进行分析和评论。另外,在先秦时期还有诸子百家的著作像《孟子》、《老子》、《庄子》、《

墨子》等也很很重要的意义。

到了两汉时期,对先秦典籍的研究更加专注更加集中。例如对《诗》、《书》、《礼》、《年龄》、《易》五经的研究,成为了两汉时期重要的文献。其中有《毛诗》、《周礼》、《礼记》。等。

《毛诗》重要的是对《诗经》训诂方面的研究。把视角从思想和内容上转向了文本研究上。“在中国文学批评史上,可以说《毛诗诂训传》是第一次系统地,有意识地对诗歌文本的研究”(《中国文学批评文献学》)因此具有重要的意义。

二.中古期(1):魏晋南北朝时期

魏晋南北朝时期,文学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文学创作的自觉化和个性开始凸显。但是并没有很凸显的成绩。但是文学理论和文学批评却异常的繁盛。出现出一种百花齐放的景象。像曹丕的《典论·论文》,陆机的《文赋》,尤其是刘勰的《文心雕龙》这些专门研究的集子出现将文学理论和文学批评推向了历史的最顶峰。

曹丕的《典论·论文》是一部很有体系,很专业化的研究论籍。它针对以往的文学研究提出了批评。其中一点是“贵远贱今,向声背实”,针对这一点,他提出了“审己以度人”的批评原则。这在文学理论上,尤其在文学鉴赏(诗歌鉴赏)方面有重要意义。

陆机的《文赋》是文学研究史上第一次把视角转向了文学创作的内部规律。他强调在于“用心”。要心有所触,心有所思,心有所感,心有所意。因此孙立说它是“迄今为止古代文学批评文献中对文学创作研究最为深入的一部文献。”(《中国文学批评文献学》)

无论是从魏晋南北朝还是从全部文学批评史来看,《文心雕龙》都是一部最重要的著作之一。《文心雕龙》共分为五部份。这五部分的体例组成一个非常严整的体系,其中涉及了文学本体论,文学创作论、文学文体论、文学史论、文学鉴赏论等。《文心雕龙》“体大而虑周”的体系,在中国文学批评史上是空前绝后的。

因此后来的学者几近奉《文心雕龙》为中国古代文学批评界的圣经。以致后人对它给予了很高的评价。比如清代散文家孙梅在《四六丛话》中说:

赋家之心,包括天地;文人之笔,涵茹古今。高下在心,渊微莫识。尔其徵家法,正文体,等才情,标风会,内篇以叙其体,外篇以究其用,统2千年之汗牛充栋,归五十首之掐肾擢肝,捶字选和,屡参解悟;宗经正纬,备著源流,此《文心》所以探作家之旨,而上下其议论也。

三.中古期(2):隋唐至明中叶时期

魏晋南北朝时期的文学批评和文学理论的兴盛景象并没能够延续到唐朝以后,这种高潮到了唐代随着社会的安定也逐步安定下来。虽然说这类繁盛的景象已被文学创作夺取,但这种稳定也保证了文学批评的全面性。经历了一千多年的研究之后,文学理论与文学批评界也都趋于成熟状态。形式和角度也不再单一化。而且文学批评范围也随着文体的扩大而拓宽。这一时期文学批评文献所触及的文体,除以前一直都很繁盛的诗歌散文之外,还包括新增的“词”,另外还有之前很少涉及到的小说和戏曲。这些此前批评家较少或从未涉足的领域的拓展丰富了中国文学批评文献的情势,扩大了文学批评的领域。同时这类稳定成熟的状态与领域的拓展也为后来的研究打下了基础。

而且研究成果的情势也有多样。诗话是宋代文学批评的奇葩,撰述甚多,影响巨大。例如《六一诗话》(欧阳修撰)。欧阳修主要在诗话里谈到了诗作为艺术。把文学纳入了艺术,也是很有代表性的。最重要的是他开创了用诗话体作为文学批评的方式。

也出现了大量的研究专著如宋朝的《古文关键》(南宋吕祖谦编撰)。主要是“论作文法”、“看文字法”,此书对后世文章学尤

其是宋元时期的文章学影响深远。

《崇古文诀》三十五卷,南宋楼昉撰。它主要更注重于文学成份的艺术分析,这和《六一诗话》颇有相似之处。此书可以和《古文关键》并肩而站。

四.近古时期:明中叶至鸦片战争时期

明代文学批评一项不是太景象。状态不容乐观。但也有其自己的成就。主要是在对戏曲、小说的批评方面,还有对传统的诗文评论方面,明朝都超越了前者。

明朝研究的形式还是师从宋代的传统。特别师承宋代的诗话情势。

《菊坡丛话》二十六卷,单宇撰。绝大部分乃收辑历代论诗之语而成。

《归田诗话》3卷,瞿佑撰。主要以记事为主,像《菊坡丛话》一样,很少涉有自己的评论。

到了清朝时,比起明朝,文学批评有利进一步的发展。发展也有自己的独有的特点。他们开始倾心于学术研究,因而,当时的文学批评更具学术研究的色采。他们都很重视学术素养,这对现在的研究者都产生很大的影响。正由于更倾向于学术研究,因此清人的诗文评著作更具理论特点,而且更重视其系统性。各种诗说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学说范畴,象“神韵说”、“性灵说”、“格调说”、“肌理说”等。较明代的研究,清代还有一个显著特征是诗话的明显增多。针对此现象,郭绍虞先生就曾说:“诗话之作,至清而登峰造极,清人诗话约有三四百种,不特数量远较前代繁富,而评述之精亦超越前人。”

《唱经堂杜诗解》金圣叹撰。其中一卷是专评《古诗十九首》,四卷是专评《古诗十九首》。

然后,到了晚清时候,文学批评情势未能如清前中期那样取得重要的收获,新兴的批评还主要被束缚在思想观念方面,没有走出自己的圈套。除王国维撰有《宋元戏剧史》、《红楼梦评论》外,基本就没什么了

男性轻度癫痫治疗都有什么
如何去治疗身上的白癜风好
癫痫病为什么治不好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