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文史军史

王蒙贾宝玉摔玉红楼梦最大的谜

2019-05-18 07:16:55

有人说他是作家中的红学家,也有人说他是红学家中的作家,从2005年至今,他一口气出了《红楼梦启示录》、《活说红楼梦》《不奴隶,毋宁死》等好几本有关红楼梦的评点书。但他自己只是把自己定位为一名《红楼梦》爱好者,像大部分喜欢《红楼梦》的普通读者一样。他就是我国著名作家、文化部原部长、中国作协副主席,曾获诺贝尔文学奖提名的王蒙。近日,王蒙做客山东教育电视台《名家访》栏目,畅谈《红楼梦》种种答案。随后接受了本报记者的独家专访。

贾宝玉摔玉是《红楼梦》最大的谜

“《红楼梦》给我们留下了很多动人的故事,但也留下了永远的谜语。而最大的谜语就是贾宝玉的那块玉。衔玉而生,恐怕全世界的妇科医院里也找不出这样的案例。受精卵里不可能有,子宫里也不可能有,产道里也不可能有,究竟它是怎么跑到贾宝玉的嘴里去的呢?”讲座1开头,王蒙就用幽默的语言为听众制造了一个悬念。王蒙坦言,自己每一次读《红楼梦》读到这里,越读越觉得惑人,每次都想较劲,但至今都没有得到一个非常合理,让人满意的结论。

“《红楼梦》的语言文字里面隐藏着许多不能直接明了的东西,必须对此进行‘密电码’式的处理。我觉得有两部书得进行这种处理:一部是《圣经》一部就是中国的《红楼梦》。美国联邦调查局曾经用密码学研究《圣经》,得出一些吓死人的结论。”

后四十回是一个“死结”

说起《红楼梦》,最没法回避的就是高鹗续写的后四十回。历代红学家都对后四十回极为不满,考证派红学大家周汝昌先生乃至认为,高鹗续书是在乾隆皇帝及其大臣和坤策划下的“一个政治事件”,续书的目的是篡改、曲解前八十回。可见对后四十回的憎恶程度。李少红的新版《红楼梦》推出以后,由于严格按照高鹗的后四十回来拍,终究导致“《红楼梦》变成了喜剧的批评。”

对此,王蒙表示,自己和别的专家不一样,他其实不反感高鹗的后四十回。“热爱文学的人,一篇文章看上几页甚至看上两句就能看出来是否是一个人写的。你情节可以跟,但细节口气不可以跟。可你再看后四十回里的王熙凤,李纨、赵姨娘,她们的口气是多么相近啊。所以,我说《红楼梦》后40回和前80回,文风是一致的,并不让人觉得别扭。”

但王蒙同时表示,《红楼梦》后40回对他就是一个“死结”:“我怎样看也想不明白,我自己出版过80部长篇小说,加起来也将近300万字。我觉得写小说可以,但写续集是不可能的。不仅给别人写不可能,给自己写也不可能。我1953年写了《青春万岁》,你现在再让我写一个5万字的人物后来的故事,

打死我我也写不出来。而且全世界的文学史都证明了续书是不可能的。戏剧可以续,像《悲惨世界》,电影也可以续,如《007》《哈利波特》等,畅销书可以续。但文学性很强的书真的不可以续。高鹗能够长期被人们所接受,我觉得超出了我的经验和智力范围。”

王蒙还表示,有人说高鹗的《红楼梦》最后来了个兰桂齐芳,认为这是一个喜剧结局,其实这是假欢乐。“你说谁会去注意贾兰贾桂啊,就算他们都当了宰相,也不能代替失去宝玉、黛玉、王熙凤的遗憾和失落啊。”

《红楼》众女子中对芳官最感兴趣

《红楼梦》中的女子,个个都是貌美如花,才思敏捷。几近每个研究《红楼梦》的专家,都有自己的偏爱。像周汝昌之于史湘云,刘心武之于秦可卿。那么,作为研究了那末多年《红楼梦》的王蒙,又最钟爱哪个女子呢?

“金陵十二钗”中,我还真没有迷哪一位金钗。林黛玉的真情,她写的诗都很让我感动,但她有些狭隘,尤其是她拿刘姥姥不当人,让我很是反感。倒是有一位女子芳官,我对她的描写愈来愈有兴趣。她的天真、纯真给我留下了很好的印象。她还有一个外国名字,叫‘金星玻璃’,很有意思。(注:此名系贾宝玉所起,寿怡红群芳开夜宴那场戏,芳官自由自在、划拳畅饮,她那装束、面目、风韵,众人都说和宝玉“倒像是双生的弟兄两个”。第二天宝玉给她改男装,取男性番名耶律雄奴,又取一名温都里纳,即金星玻璃,玻璃两字皆斜玉旁;暗含宝玉二字。)”

芳官是贾家从苏州买来的十二个小女戏子之一,她出场的次数虽少,但个性鲜明。然而芳官因了贾宝玉的宠爱,恃宠生骄,倔强嚣张,最后和藕官、蕊官被逼出家。

“恶搞”的祖师爷其实是薛蟠

别看王蒙先生已76岁高龄,但他非常与时俱进,对现在的热门事件也保持足够的关注度。他喜欢看足球,还到网上看《无极》恶搞片“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不久前李少红的新版《红楼梦》遭到网友恶弄,问老先生如何看这一事件。王蒙笑笑说:“《红楼梦》恶搞我没有看过,不过我倒是看过恶搞《无极》和中国足球的视频,我对他们这样做到底是一种甚么心理不是很清楚,但我觉得可以允许网友以这种非正规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想法。另一方面,我觉得,被恶搞者不需要认真对待,搞笑既是一种尖刻,另一方面又变成了一种笑料,不也是很好吗?”

“其实恶弄的祖师爷是薛蟠。”说起恶搞,王蒙也是三句话不离《红楼梦》。“《红楼梦》第二十八回《蒋玉菡情赠茜香罗 薛宝钗羞笼红麝串》中,薛蟠和宝玉、冯紫英、云儿、蒋玉菡作诗、作曲、行令,那完全就是恶搞。”

担任过中国作协副主席的王蒙,曾因推荐80后作家郭敬明等加入中国作协引发不小的轰动。尽管最近郭敬明的新书《爵迹》又卷入了抄袭日本漫画风波,但他的书仍然卖到了280元的高价。问王蒙如何看待这样的现象,他回答说:“市场不是文学的决定因素,年轻的作家应该有更高的追求,不仅仅做到能够畅销,而应该寻求更加长远的思想艺术价值。”(山东商报)

北京治疗癫痫病最好的医院
牛皮癣为什么就那么难治
哪种药物治疗白癜风好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