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文史军史

百年之前的中国有多懦弱今日根本没法想象

2019-03-13 16:01:08

九一八事变发生时,日本关东军10900人,国民党东北军19万人,就两天时间,丢掉了奉天,即今天沈阳推荐。一周丢掉辽宁,两个多月东三省沦陷。

齐齐哈尔马占山奋起抗日,打响了抗日第一枪,时间是1931年11月底,都退到了齐齐哈尔,快到俄罗斯了,才正式反抗。

而且马占山还是违令开枪,张学良不让他开枪,他却开枪了。

七七事变,日本在华北驻屯军,最多也就8400人,日本方面的统计数是5800人,宋哲元部二十九军有10万人,但一个月华北就沦陷了。

近代以来,中国之衰弱状态到了何种地步,这就像是我们在抗日战争最艰苦的阶段,近代史学家蒋廷黻所讲的那样。

1938年在抵抗日本侵略者最艰苦的阶段,蒋廷黻用两个多月、三个月不到的时间写了本《中国近代史》,使他享誉史学界。

蒋廷黻,湖南人,在《中国近代史》 一书中他提出了一个问题,问得非常深刻,可谓中华民族根本之问,我称之为“蒋廷黻之问”。蒋廷黻说:

近百年的中华民族根本只有一个问题,那就是:中国人能近代化吗?能赶上西洋人吗?能利用科学和机械吗?能废除我们的家族和家乡观念而组织一个近代的民族国家吗?能的话,我们民族的前途是光明的;不能的话,我们这个民族是没有前途的。

民族积弱之源,失败之根本,所有的核心问题,就在于我们不能组织起一个近代的民族国家。

第一次鸦片战争时,像广州三元里人民的那种抗英活动是非常少的,很少见的,大多数民众就地观战。英军登陆后,民众主动向其出售蔬菜、牲畜和粮食。普通百姓认为这是洋人在跟皇帝打仗,与我何干?打败了是割皇帝的地,赔皇帝的款,与我又有何干?我还是得过自己的日子原文。用孙中山的话讲,四万万中国人一盘散沙而已。

第二次鸦片战争,英法联军火烧圆明园,一些普通民众也加入了哄抢圆明园财物的行列。

1900年八国联军,我前面讲了只有1万多人,10天内却攻下北京。八国联军是怎么占领北京的?

当时我们中国民众之中有给八国联军后勤辎重推小车的;

北京城高尺厚,有给八国联军通风报信提供情报的,告诉他们广渠门下水道未曾设防;

八国联军从广渠门下水道鱼贯而入,排着伞兵队形,顺着土坡、斜坡往上爬,周围有那么多中国民众,却揣着手,站在旁边,麻木观看的;

攻陷皇宫,有民众帮着填平壕沟,帮着架梯子,扶梯子的,还有民众坐在城头上帮着八国联军瞭望,传递信息的;

八国联军在北京杀人,指定中国人捆中国人,中国人砍中国人脑袋。

真是一盘散沙之惨状。

人数多就有力量吗?没有有效组织的民众就是一盘散沙。

所以,近代大思想家严复在 《孟德斯鸠法意》 卷五按语中说:

“中国自秦以来,无所谓天下也,无所谓国也,皆家而已。一姓之兴则亿兆为之臣妾。其兴也,此一家之兴也;其亡也,此一家之亡也。”

中国的积弱之源,是因为王朝的变换就是家族的变换。刘姓的汉朝变成李姓的唐朝,赵姓的宋朝,朱姓的明朝,爱新觉罗姓氏的清朝,就是姓氏的变化。“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历_史_。”

我们这种封建王朝制的分散性,根本无法与西方的现代民族国家抗衡。他们已形成了统一的国家利益、国家意志,而我们只是一盘散沙。

这一点也被敌人所窥破。

板垣征四郎,1948年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判处绞刑的7个日本甲级战犯之一。

1931年8月,九一八事变发生之前的1个月,当时马上就要采取侵华军事行动,关东军心里也没底,他们就1万多人,而东北军将近20万人。

板垣征四郎给关东军做最后的战斗动员,信心满满地说:“从中国民众的心理上来说,安居乐业是其理想,至于政治和军事,只不过是统治阶级的一种职业。在政治和军事上与民众有联系的,只是租税和维持治安。

因此,中国是一个同近代国家的情况大不相同的国家,归根到底,它不过是在这样一个拥有自治部落的地区上加上了国家这一名称而已。

所以,从一般民众的真正的民族发展历史上来说,国家意识无疑是很淡薄的。无论是谁掌握政权,谁掌握军权,负责维持治安,这都无碍大局。”

他认为中国民众是无所谓的,不就是缴税吗,缴国民党也是缴,缴满洲国也是缴,缴日本人也是缴,只要能活命就行。中国无非是个徒有国名的部落8 8 8 8 4 4 0 0 c o m。

:柯尼斯堡战役的详细战斗经过?最后结果如何

另一位九一八事变的元凶,被称为日本最富战略头脑的人物石原莞尔,他讲,我不用拔剑,我只用竹刀就足以吓退张学良。

抗日战争开始,国民党副总裁汪精卫及其以下有20多位中央委员投敌,58位将官投敌,一些国民党部队成建制投降哗变。14年抗战期间,协助日军作战的伪军人数高达210万人,超过侵华日军的总人数,使中国成为唯一一个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伪军数量超过侵略军的国家。

德国进攻法国,法国虽有伪军,但数量没多少;德国进攻苏联,乌克兰出现伪军也没有那么多人;意大利进攻今天的埃塞俄比亚,也有伪军,但也没有那么多人。

唯有我们中国,伪军人数超过侵略军。

当时出现这种整个意志上的崩溃和动摇,首先不是民众,而是精英,精英层、领导层出了问题。

国民政府党政军的精英,汪精卫、陈公博、周佛海、王克敏、殷汝耕、梁鸿志、王揖唐、齐燮元、庞炳勋,都投降日军了。

庞炳勋刚刚获得台儿庄会战的胜利,还被授了勋,却带领整个部队哗变,变成伪军。

王克敏自恃资格老,还看不起汪精卫。什么是资格老?投降日本早,这叫资格老。

他碰到汪精卫,传授他跟日本人要怎样打交道,说你不知道的,你得跟我学。汪精卫回敬:

我是南京中央政府的,你是华北地方政府的来源。可见伪政府都要争当中央政府、地方政府。

汪精卫在南京炮制议案,把王克敏的权力尽数剥夺。在议会通过提案时,王克敏正打瞌睡,糊里糊涂跟着举手,提案就通过了。

王克敏一觉醒来,发现权力全没了。

于是,他找到南京伪政府宣传部长周佛海发牢骚,说我当汉奸无所谓,我都六七十岁了,我哪天腿一蹬就死了,随便你们怎么骂,可汪精卫拉着那么多年轻人跟你干,那些年轻人是要有将来的。

连汉奸自己也知道当汉奸不光彩啊。

汪精卫用王揖唐取代了王克敏,可王揖唐那点中国古诗词的功底全都献给日本天皇溜须拍马用了,去见日本天皇时还极其肉麻,说什么“八綋一宇浴仁风,旭日萦辉递藐躬。春殿从容温语慰,外臣感激此心同”。

这伙汉奸,把中国传统文化演绎到如此丑陋的地步。当时可以说出现了集团性的精神沉沦和人格沉沦,不是一个、两个,是一大批,党政军一大批精英。

在那个纲常错乱、廉耻扫地的暗无天日的年代,清华大学教授俞平伯不禁仰天长叹,说了这么一句话:“我们的英雄不知在何处?”

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没有英雄,想的都是“人在屋檐下,哪能不低头”,“好汉不吃眼前亏,活麻雀比死老鹰强”,只要活着,退一步海阔天空,这些怪诞理论竟长期横行于中华民族的思想意识形态中。文化的阴暗面,束缚、消灭了全社会的意志原文。

100年前的中国脆弱的让如今的人们难以想象,但是我们仍然从近代的苦难中苏醒过来,赶走了侵略者,经过70年的建设,特别是40年的改革开放重新复兴,到底是什么让中华民族从水深火热中被唤醒的呢

别把感冒传给孩子
测血糖仪多少钱
老年动脉硬化症
咽喉外疼痛怎么回事
小儿高热惊厥能治好吗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