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中国历史

张献忠强征武昌15岁到20岁男子入伍余者净屠

2019-04-10 09:48:18

核心提示:崇祯十六年(1643年)五月,张献忠[注: 张献忠,字秉忠,号敬轩,明朝延安卫柳树涧人,少时贫困,曾在延绥镇当兵士。崇祯三年陕西饥民暴乱纷起,王嘉胤据府谷,陷河曲,张献忠聚众于米脂十八寨应之,自号8大王。]攻下了武昌,将楚王装进笼中投入长江。随即强制武昌城15岁以上、20岁以下的男子入伍,其他的不分男女老少全部杀掉。从鹦鹉洲到道士湫,浮尸蔽江。

本文摘自:《贵阳文史》2008年第2期,作者:李建华,原题:《张献忠的流寇人生》

古话曰:天下未乱蜀先乱,天下已治蜀未治。可能是地域、物产和人的性情等诸多因素,使四川在历史上曾遭到过多次蛮横的大屠杀。如在西晋东晋之交。事起于公元301年,蜀西豪强李特鸠合流民两万余起兵反晋,自称镇北京大学将军[注: 将军中地位较高者。三国时镇北将军中以资深者为镇北大将军。],在绵竹(今德阳市黄许镇)扯旗造反,陷广汉、围成都,入城大屠杀。李特战死后,其子李雄称成都王,后又称帝。李雄粗俗无文,杀人作恶不自知,四川血雨腥风长达50年。公元1279年,元灭南宋,两度攻陷成都,每次都进行大屠杀。“城中骸骨一百四十万,城外者不计。”(元代贺清泉《成都录》)“蜀民就死,率五十人为一聚,以刀悉刺之,乃积其尸。至暮,疑不死,复刺之。”(《三卯录》)蒙古人杀人作恶又胜过李特父子。终元一朝,成都残破,始终无起色。明末清初张献忠剿四川,真是鸡犬不留。这次最为残酷,远胜过前两次,空前绝后。

张献忠,延安人,粗识文字,雅号静轩,曾在延安府充捕快手,后来在“长隶延绥镇为军”,当了个职业军人,由于胆大妄为犯了军法,被捆起来要在军中斩首。主将陈洪范见他状貌奇特,起了爱才之心,主动要为他到总兵王威眼前求情。但陈洪范还没未得及张口,外面的张献忠已经伺机逃脱。张献忠个人性情的桀骜不驯和做事的不成章法由此可见一斑。

明崇祯[注: 明思宗-明思宗朱由检(1610-1644),明光宗朱常洛第五子,明熹宗朱由校弟。于公元1622年被册封为信王。明熹宗于公元1627年8月病故后,由于没有子嗣,他受遗命于同月丁巳日继承皇位。]三年(1630年),陕西饥民发动起义。张献忠也顺势在米脂聚众而起,自号八大王。第二年,张献忠率部参加王嘉乱联军,为三十六营之一。因为英勇善战,张献忠很快成为三十六营的主要首领并以能谋善战的八大王出名。

王嘉胤死后,张献忠与李自成[注: 李自成(1606~1645年),原名鸿基。陕西米脂人。称帝时以李继迁为太祖。人称闯王、李闯。明末农民军领袖之一,大顺政权的建立者。]等归附高迎祥,高迎祥称闯王,张献忠、李自成号闯将。1635年,荥阳之会后,张献忠与高迎祥等一同进兵东部地区。不久张献忠与李自成开始分裂,张献忠率部进攻长江流域,李自成则在黄河流域

[注: 黄河,中国古代称河,发源于中国青海省巴颜喀拉山脉,流经青海、四川、甘肃、宁夏、内蒙古、陕西、山西、河南、山东9个省区,最后于山东省东营市垦利县注入渤海,]活动。

崇祯九年,张献忠被总兵左良玉和陈洪范两路夹击,一败涂地。张献忠自己额上也中了一箭,血流满面,没法继续作战,只好逃走。张献忠手下的将领闯塌天(刘国能)历来与张献忠不合,见张献忠兵败如山倒,顺势投降了熊文灿。张献忠听说后大为惊骇,担心闯塌天知道自己底细,会引导官军前来追杀自己。在反复权衡利弊以后,立即派人与陈洪范联络,说愿意投降。陈洪范因与张献忠有旧,替他在熊文灿眼前大说好话。因而熊文灿接受了张献忠的投降,还命他仍率旧部,屯驻谷城,授与副将。为了表示诚意,张献忠又主动为明代招降了罗汝才。罗汝才绰号“曹操”,也是农民军的首领,后为李自成所嫉,被暗杀。不久张献忠养好了伤,缓足了气,既不按原安排遣散义军,也不参加对李自成部义军的战斗,而是把守一地加强军事训练,保持自主权。1639年,张献忠因对明朝腐败官僚无止境的索贿、敲诈、对自己的刁难、不信任深感不满,加之遭到李白成的影响,再次起兵反叛,于5月采用“避实击虚”、“以走致辞敌”的有效战术,重举反明的大旗,转战各地,使明军疲于奔命。崇祯恼羞成怒,处死了熊文灿。崇祯十六年(1643年)五月,张献忠攻下了武昌,将楚王装进笼中投入长江。随即强迫武昌城15岁以上、20岁以下的男子参军,其他的不分男女老少全部杀掉。从鹦鹉洲到道士湫,浮尸蔽江。

张献忠、李白成出现在史书上时,前面总是被冠以“流贼”两个字。据当时人说:“献忠等发难于陕西延安府,而蔓衍于各省。望屋而食,奔走不停,未尝据城邑为巢穴,故曰流贼。”这1总结一点也没错。从崇祯三年到10七年,张献忠度过了整整14年。10多年间,张部在陕西、山西、河南、安徽、四川、湖广几省间来回大幅度高速度流动,纵横上万里,不断地进攻、逃跑、转移,从来没有固定一地。流动的目的:一是为了躲避官军的追击;2是为了“打粮”,即劫掠财物,以赡养部队。攻下一座城市的日子,就是他们的节日,他们纵兵大掠,把豪门富室一扫而空,满载而归。当官军追得紧时,他们就潜入深山,苦挨光阴。他们的全部精力都集中在逃跑和谋生上,久而久之,他们从一群乌合之众变成了游击战的专家。他们行动飘乎,即战即走,在官军的包围中穿插来回,汹涌澎湃,惊险重重,也刺激无比。

哪些秘方可用于治疗附睾炎
癫痫病的治疗方法有哪几种
前列腺增生到什么程度才须治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