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人物

麦家我从不相信这个年代可以写出伟大的作品

2019-04-11 02:08:51

“食言”又整出本“谍战”

“今后我不写谍战了,因为再写等于没尊严。”今年年初,麦家曾在微博上这样写,并炮轰荧屏谍战喋喋不休。然而,昨天,他的又一部谍战小说《刀尖》在京首发。麦家解释道,这部小说八年前就已有底稿在那里,“后来由于种种原因就像一棵树,种得很大了,你把根拔起小树慢慢还会长大,它已经丢不掉了。”

■神秘箱子触发写作欲望

1981年,麦家在浙江富阳偶遇时任解放军工程技术学院招生官的王亚坤。机缘偶合之下,他幸获王亚坤“首长”的青睐,临时被安排参军体检,从此被这所素享“军中清华”之誉的大学福州分院录取。在福州鼓山求学期间,麦家曾连续几天重病高烧,又恰逢医护所护士不在,顾问[注: 顾问 【词语】:参谋【注音】:cān móu 释义 军队中参与谋划军机,协助军事主官制定作战计划、指挥部队行动、管理和训练部队的军官。]之妻王夫人[注: 王夫人是曹雪芹小说《红楼梦》中的人物——贾政之妻,京营节度使王子腾之妹。她虽是贾家的2儿媳,也不太说话,但深得贾母的信任,是贾府的实权派。]亲身为他打针推药,仔细料理。为此,麦家与王氏夫妇结下了不解之缘。

想不到,2003年夏天,王亚坤夫妇突然到访麦家的成都[注: 成都市-成都市,简称“蓉”,别称“锦城”、“锦官城”,自古被誉为“天府之国”,是中国四川省的省会,中国中西部地区重要的中心城市,行政级别为副省级。]寓所,给他带去一个“神秘”箱子。王氏夫妇希望麦家能帮他们写写“箱子里的事情”。原来箱子里的档案资料全部出自王夫人的父母——二人曾是从事[注: 中央或地方长官自己任用的僚属,又称“从事员”。《赤壁之战》:“晶其名位,犹不失下曹从事。”-congshi]谍报工作的中共地下党员,由于身份特殊,这些档案均在时隔多年之后才被转交到王夫人手中。这批档案总共有七八十万字,全部事件的暗流汹涌、剧烈澎湃都在文字中:王夫人的父亲曾经是军统要员?母亲如何秘密生下女儿?王夫人的亲生父亲另有其人?现在的父母又是如何结缘的?麦家读完材料,创作冲动油然而生。

■故事真实 人物都有原型

从当初强烈的创作冲动萌生到付梓出版,竟然耗时整整8年。2003年11月,麦家完成了第一稿,取名《两个老牌特务的底牌》,王氏夫妇看后认为不够真实。单为“真实”2字,接下来的4年间,麦家苦心搜集更多的资料和档案,不断地大篇幅修改。此时,不仅是为了实现两位恩人的心愿,更是为了让先烈的非凡往事得见天日,让沉默的英雄为人所知,麦家决心将创作进行到底。除了大量的取证和修撰,他还需要争得王亚坤夫妇的认可。而麦家说:“这一关并不好过[注: 示例:艾芜 《百炼成钢》第十六章:“你是否是哪里不好过?让我找三轮车来

,送你到医院去。”-buhaoguo]。”

2008年,面对庞大的材料和浩如烟海的档案,麦家重新开始创作第二稿,一直到年底才完成初稿,取名《刀尖上行走》。其后,在创作和出版《风声》、《风语》期间,麦家根据王氏夫妇和有关审读机构的要求,又对作品做了多达数十次的局部修改,终获准对外刊发。2011年,根据出版编辑的意见,麦家再一次从头梳理补充,将作品更名《刀尖》。这部作品与所有谍战小说的不同之处在于,小说中的每一起事件都是真实产生过的,每个人物也都有原型。

■伟大的作品不是用“脑”去写作,而是用“心”

据出版方磨铁图书介绍,此次麦家在《刀尖》中首次采用第一人称叙述,全文口语化处理,节奏快,舍弃一些闲笔和生涩拗口的表述方式,使《刀尖》成为他的作品中故事流畅性最强的一部。但此举也引起一些读者不满,认为麦家作为茅盾文学奖得主,已背叛了文学。

麦家解释道,口语化的写作可能是迫于王氏夫妇不停的催压下临时找到的办法,“因为他们总希望我真实地还原那段历史,他们有非常巨大的欲望,希望里面不要有过多的虚构,他们希望把残破的杯子去弥补,而不希望重新造一只熠熠生辉的、形状完全不一样的杯子。这种真实性,这种还原性只有让主人公出来说话,不可能在讲述过程当中过量地描述气温、天空的色彩、大地的厚度,这就是声调。”

至于“背叛”文学,麦家说,“我从来不相信这个年代可以写出伟大的作品,我不相信我能写出来,也甚至不相信我的同行能写出来。也许这个时代是可以造就伟大的作品,但这个作品肯定不是在眼下这个年代可以写出来。”在他看来,伟大的作品不是用“脑”去写作,而是用“心”,但现在这个年代心完全被遮蔽了,“我觉得这个年代心失去了家园,所以我认为这个年代不是一个写出伟大作品的年代,由于我们的心没有家”。

沈阳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疗效好
妇科医院分析盆腔炎的原因
早泄不治疗会不会缩短寿命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