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故事

论张九龄山水诗的内涵及诗史意义

2019-05-18 01:00:24

论文关键词:张九龄山水诗清澹风格

论文摘要:从魏晋山水诗开启,到山水之作发展到1I,维、孟浩然掀起创作高潮,张九龄起了承上启下的作用。因外放遭贬滴而寄情山水,张九龄对前代诗风深人学习借鉴,其山水行役之作有r谢灵运凝重的风格;山水景致是传达心境的媒介,对山水的感悟和描摹,便不再是简单的铺陈。而成为一种心情的表现方式。诗歌山水美景与心境相合,曲江之诗也有了王维神韵;得山水之助,曲江山水诗歌清新省净,沽澹典雅,古朴沉郁,构成特有的明秀清澹之风。

张九龄为玄宗开元朝最后一位贤相,其为人正直,为官清正,放言议政,喜论得失,终遭谗言罢相。张九龄之罢相,李林甫之为相,也标示了大唐开明政治的结束。张九龄是唐朝著名诗人,《全唐诗》收其诗三卷,共218首。其诗内容丰富,风格淡雅,意境纯美,尤其是《望月怀远》1首,成为传世佳作。诗歌起句“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景阔大而雄壮;而结尾“不堪盈手赠,还寝梦佳期”,情真挚而深沉。张九龄为诗直追陈子昂兴寄风骨理论,其12首《感遇》诗,一篇1咏,寄寓比兴,抒发情怀,成绩颇高。张九龄为政生涯中有过两次外放经历:一次是开元十五年春,出为冀州刺史,改洪州都督,转桂州都督,充岭南道按察使;另一次是因李林甫排挤,被贬为荆州长史。期间,张九龄写出了许多吟咏山水的诗歌,对唐朝山水田园诗发展也有很大的影响。从晋宋山水诗兴起到盛唐田园山水诗构成潮流,张九龄在其中起了过渡承接作用。细读其诗,我们会发现,曲江山水之作既有大谢之风,又开王维一派。

晋宋之际,文学发展出现了新的转机,即“庄老告退,山水方滋”,文人失意便隐居林泉,寄兴自然,以示高洁;高门失意也会退居庄园,游山玩水,以显脱俗。因此,文学作品渐渐有了描绘山水的内容。宋初,士族出身的谢灵运,“自谓才能宜参权要”,刘宋王室对他的不信任,使其执政之壮大理想不能实现,常怀愤慈,抑郁不平,于是放怀山水,游玩享乐,“所至,辄为诗咏,以致其意焉”。其诗作以山川景物美景为主题,在玄风日炽之时,诗风枯燥平淡之际,给人耳目一新之感。“每有一诗至都邑,贵贱莫不竞写,宿昔之间,士庶皆遍,远近钦慕,名动京师”,由此,首创了山水文学这一新的流派。谢灵运对自然景物视察仔细,才学又高,善于熔铸辞汇,他的山水诗刻画工细,色泽明丽,典雅华丽,显得清新生动。而张九龄的行役山水诗正是融入了大谢特点,构成了自己清澹自然的风格。从他的大多数诗歌来看,其是“以大谢式的沉厚凝重的风格另立一宗”,谢诗在描摹山水景物时,善于铺排,写景层次密实繁复,常常是随行程而移步以换景,使眼中景物有了动态,又在变化美丽的景中表现自己悟出的玄理。如大谢之《从斤竹涧越岭溪行》,诗歌将斤竹涧越岭沿溪步行时所见景物一一道来,由此感发怀人之情。而在张九龄的《彭蠢湖上》可以看出其相似之处:“沿涉经大湖,湖流多行洗。决晨趋北诸,逗浦已西日。所适虽远旷,中流且散逸。瑰诡良复多,感见乃非一。庐山直阳浒,孤石当阴术。一水云际飞,数峰湖心出。象类何交能,形言岂深悉。且知皆自然,高下无相恤。”诗也是随游程而换景,由清晨写到傍晚,最后又以极似玄言的感悟来扫尾,景、理融合一体。故其山水诗在结构土有承袭谢灵运厚重的一面。谢灵运诗歌语言雕琢精深,声调生涩,因深奥读来拗口,且喜用连绵词。而张九龄的诗歌中也有此偏向,如“巫山与天近,烟景长青荧”(《巫山高》),“极远何萧条,中留坐惆怅”(《九月九日登龙山》),“山城本孤峻,凭高结层轩。江气偏宜早,林英架已繁。余滋含宿雾,众妍在朝墩。拂衣释

簿领,伏槛遗纷喧”。(《岁初巡属县登高安南楼言怀》)故有人认为,把它们放在谢诗中,也难从中分出。从当时诗歌风尚来看,尤其是写景方面,经沈拴期、宋之问、张说,已流行清淡之风,而其学习大谢凝重,究其缘由,可能和张九龄早年的学习、继承有关。就京洛文化中心而言,曲江地处偏僻,交通不便,对于流行时风的接受慢了一拍。张九龄对于前代的文学看重于两汉魏晋,风骨兴寄之气也会不自觉地体现在山水作品中,用词的厚重艰涩也就成为学大谢的特点。

作为受人钦慕的文学大家,张九龄没有局限于承继和模仿,在进京为官期间,和张说等人的交往,使他的诗风也渐向“流行”靠近,宫庭游赏中也写了吟咏庄园诗歌。时贬滴行役之作中山水与情感的融合,加上描绘吴越山水风光诗歌的流行,使张九龄的山水之作通融各人所长,渐形成自己清澹风格。

张九龄的描摹山水之作主要有两个类型,1是于宫庭游宴中,写别墅山庄之景;再是贬滴以后写行役所至之处的山水风光。从内容上看,后一类的诗歌艺术成就及思想感情胜于前者。如《初人湘中有喜》:

征鞍穷郑路,归掉入湘流。

望鸟唯贪疾,闻猿亦罢愁。

两边枫作岸,数处橘为洲。

却记从来意,翻疑梦里游。

路漫长,湘流不断,诗人即将至家,心如飞鸟,惟盼疾速,闻之生愁的猿声,在归家的喜悦中也不再觉得悲苦了。两岸无边的枫树、橘树给归来的心情里又涂抹了明丽的色采。昔日曾从此处过,本日再经旧路,别家时的愁绪恍若梦中。感叹是不经意的,却也有了让人回味的意韵。诗歌风格清雅,委宛含蓄。而《未阳溪夜行》则将夜晚景物表现得无比幽静,景中蕴涵的情致也是淡远而深长:“乘夕掉归舟,缘源路转幽。月明看岭树,风静听溪流。岚气船间人,霜华衣上浮。猿声虽此夜,不是别家愁。”山溪曲折,愈转愈幽僻,远处,月下的岭树和船头的诗人一样是静默的,仿佛也怀藏着无尽的心事,而溪流的潺援声又好像诉说着衷曲。月光之下,山岚之气与似有而无的霜华暗暗浮漾交融,两岸哀猿的啼鸣与丁冬的溪流声时时应和,传达出诗人“不是别家愁”,难以一一道明的心迹。此类诗歌还有很多,如《溪行寄王震》:“山气朝来爽,溪流日向清。远心何处惬,闲掉此中行。丛桂林间待,群鸥水上迎。徒然适我愿,幽独为谁情”。“归舟宛何处,正值楚江平。夕逗烟村宿,朝缘浦树行。于役已弥岁,言旋今惬情。乡郊尚千里,流目夏云生。”(《使还湘水》)诗歌赋景或清幽或明丽,体现出其清澹自然之风。

胡应麟《诗数》言及曲江之诗,认为“首创清澹之派”。陶文鹏也对此有过阐释,认为“所谓清澹,即清新、澹远,不但指所写的山水景物形象新鲜脱俗,色彩素淡而有神韵,而且更指诗中有深远的情思、意蕴,悠长的韵味”。这些清澹自然风味的诗歌,不但意境优美,且情景融合,已有盛唐王维的神韵。同是写山水,曲江遭贬而寄情于山水,与王维隐逸寄情山水有本质的不同。文人每有贬官,被贬者行动会遭到限制,乃至生命也得不到保障,因此对他们打击极大。被贬者心理上会有失落感,精神上也有遭到伤害的阴影。因而,贬滴作品中有悲忿不平,有孤独寂寞,有凄楚哀伤,也有对生命的执著和对于理想的寻求。张九龄的贬滴之诗,在山水的赏观中,表现出了心境散逸超脱的一面,在山水领悟中,融人了自己的人生感悟,表现出洒脱的一面的同时,也隐现出其不能释怀的愁苦,使其山水诗有了个性色采。如《临泛东湖》一诗,在作者眼里,景是优美怡人的景:

“乘流坐清旷,举目眺悠缅。林与西山重,云因北风卷。晶明画不逮,阴影镜无辨。晚秀复芬敷,秋光更遥衍。”泛游可能是为了解忧.但是.人虽泛游湖上,美景逐一从眼前映现,心绪却没有随云舒卷,没有融人这明丽风景中,反而想到了自己的境况,有了遭贬的失落感。“万族纷可佳,一游岂能展。羁孤泰邦牧,顾已非时选。梁公世不容,长孺心亦蝙。”忠心反遭默落,一种被抛弃的愤闷、压抑之情隐现诗中。因而,诗人有了退隐避祸之念:“永念出笼系,常思退疲赛。岁祖风露严,日恐兰若剪。佳辰不可得,良会何其鲜。罢兴还江城,闭关聊自遣。”古代士人“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善于在自然山水中寻求解脱。张九龄为人正直,忠勇敢为,一旦遭贬,也是转人山水景物中寻求排遣,表现了与封建社会士人共同的心态。如《三月三日登龙山》:

伊川与满津 本日拔除人。

岂似龙山上 还同湘水滨。

衰颜忧更老 淑景望非春。

楔饮岂吾事 聊将偶俗尘。

眼前明为春景却言“淑景望非春”,只因登龙山的“楔饮”并不是心中所愿,顺俗的游乐中更多的则是对年华的感叹。可以看出,曲江之景纯粹是以心情写景。《在郡怀秋》(2首)更是遭贬情绪的外化:叹老磋暮,抑郁不平,对朝廷愚忠不辨的忧愤,乃至于暗生的归隐退居之心全部融会滋生,情形也通融一体。而这些心境相合的诗歌,语言清新明丽,典雅古朴,已没有了大谢的繁复深涩,渐渐显现了王维的清秀流畅。其实,对山水的感悟和描摹,不再是简单的铺陈,而成为一种心情的表现方式,可以说曲江之诗已向王维靠拢了、有些诗歌也写出了与王维诗歌相近的意境,如《晨出郡舍林下》:“晨兴步北林,萧散一开襟。复见林上月,娟娟犹未沉。片云自孤远,丛袜亦清深无事山来贵,方知物外心。”虽写晨游,但意境和卜维的“松风吹解带,明月照弹琴”类似。细较之,曲江自我意识更浓,无处不在,虽表现了悠然自得的情致,却显得改自。而摩洁之诗自我情趣和自然景致融合得天衣无缝。因为个人遭际不同,心境不同,张))L龄和工维对山水的态度也不一样,在曲江诗中,宁静山水中蕴涵着寂静和清冷。如《西江夜行》:“遥夜人何在?澄潭月里行。悠悠天宇旷,切切故乡情外物寂无扰,中流澹自清。念归林叶换,愁坐露华生。犹有汀洲鹤,宵分乍一鸣。”野旷接天宇,月下的思乡之情和流水声相伴相生,露诗歌的宁静淡远,因心中愁绪的郁结,也就少了王诗的生机和空灵。胡应麟在认定张九龄诗首创清澹之派的同时也认为:“盛唐继起,孟浩然、王维、储光羲、常建、韦应物,本曲江之清澹,而益以风神者也。”可见,由于后者的承续与发扬,在盛唐的诗坛上才迎来了书写山水的高潮。

山水是心灵的寄托,作为孤高忠志之士,张九龄两次外放中也把自己心情的视角转向了美丽山水。得山水之助,诗歌清新明丽,清澹典雅,古朴沉郁。有的诗学谢灵运而得其凝重;纯以心境写景,诗歌又有了王维的清秀流畅;对本身遭贬境遇的纠结不能超拔,使其诗少了淡泊和空灵。从魏晋山水之兴到盛唐山水诗作的高潮,张九龄起了承前启后的作用

常德整形美容医院
男性早泄怎么样治疗好
台州治疗白癜风医院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